在中西方文化比较中寻找中国文化的精神
  来源:黑龙江日报客户端  作者:许纪霖
2019-08-22 11:24:55

demo.jpg

《中国文化的精神》

许倬云  九州出版社

许倬云先生是中国史研究的大家,他的西周史、春秋战国与汉代的社会史研究独步天下,但影响更大的是他打通中西、纵观古今的通史研究。大师写专著不难,但大师写小书,却没有几位能够做到。近二十年来,许先生的《万古江河:中国历史文化的转折与开展》、《历史大脉络》、《我者与他者:中国历史上的内外分际》、《许倬云看历史系列》、《说中国》等,成为脍炙人口的畅销读物。《中国文化的精神》,是许先生新著,气象与格局都很大,这与他的内心拥有家国天下的大关怀有关。

关于中国文化的精神,自五四以来的一个世纪,已经有许多讨论,几乎所有的文化大家,都有自己的论述。许先生的这本书,依然有自己独特的视角。文化有大传统与小传统之分,以往对中国文化的阐述,大都从儒道佛经典的大传统层面检讨,成绩斐然;然而,许先生观察中国文化的法眼,却从小传统进入,不是从精英的观念,而是从一般普通民众的态度,即他们安身立命、处事做人的原则,考察日常生活形态中的中国文化。

要寻找中国文化的精神所在,首先要立足于与西方的比较。许先生指出,与西方基督教文化以神为中心不同,中国文化以人为中心。但这个人,又与文艺复兴之后的人不同,不是超越了宇宙万物的孤独的、自主的个人,而是与天地同等的人。从中国的造人神话,到董仲舒的阴阳五行宇宙论,天地人,是宇宙最重要的三个元素,三者之间不是相隔,而是互相统摄,人在天地之中,天地亦被人化。董仲舒的天人感应之说,在中国人的心里,始终成为主导的潜台词。即使中国人接受了外来的佛教、祆教及摩尼教,但仍以天人感应的理念,融化于其中,组织成海纳百川的中国观念。

与西方不同的是,中国人的宇宙秩序,包括创世的传说与各种信仰,并没有特定的大神主宰一切,而是由众神构成一个大的神圣总体。中国民俗信仰这一特色,和犹太基督教将宇宙一切的变化,归之于神的意志,两者之间,有极大的不同。中国人的观念,宇宙运行的“运”和“势”,是宇宙系统各种元素自在作用的结果,在这个有机的宇宙系统之内、人如果能够掌握“运”和“势”的大方向,也能够顺势而为,人因此可以获得宇宙能量赋予的最大福祉。

许先生以中医学和烹饪学为例,说明中国人讲究的五味(甜、酸、苦、辣、咸)相当于“五行”(水、火、金、木、土),本身无所谓好坏,最重要的是相互的平衡和对冲。综合太极、八卦、堪舆、奇门,这些民俗的智慧,乃是将数字与图形,组织成一个有机的宇宙。在这个宇宙模式之中,各个部分存在着互生互克的有机联系,宇宙不借造物主的外力,自生自灭,生生不息,发展变化。

宇宙的这一有机性,也体现在人自身。许先生在书中提到王阳明在《传习录》中,将人的精、气、神视为同一回事:“流行为气、凝聚为精、妙用为神”。也就是说,“精”是生命的本体,“神”是生命中呈现的理性和感性,而“气”,乃是将生命之能量发布于各处。中国文化的精神不是孤独的、抽象的理念,它存在于华夏历史的肌肤之中,浸润于亿万百姓的日常生活。

编辑:肖笛 责编:赵宇清